Q0.您好,我们是NHB猿类观察栏目组,您方便接受采访吗?

A0.我这种月光オタク没有啥采访价值吧?

Q1.不,正好相反,请问国家扶贫都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了,为什么您还是月光族呢?

A1.月光族并不是因为花的多,而是挣的少,谢谢。不要再说了,天气真热啊,公交为啥还不来?

Q2.死宅一般都追星饭偶像,是不是您把钱都花在这上面了,所以才导致月光?

A2.首先,我只饭偶像,不追星,从广义上来说,偶像、明星都是职业,目的是赚钱,明星要为他的经纪公司谋取利益,偶像也要为制作方换取金钱,但不同的是,明星因为资源集中,他身上所背负的盈利压力也非常大,背后的事务所和制作人都等着投入带来回报,这足以扭曲初心,稍微内心脆弱的明星就会迷失在资本的海洋中,这与本身是否优秀无关。而偶像其实门槛很低,不需要投入太多成本,所以对舞台的向往尚可以遮住盈利的赤裸,加上偶像从业者普遍年龄偏小,还会相信这个世界有“梦想”这个东西,这也是所谓“成年人”的社会所稀缺的,有时候不理智并不是叛逆,而是人类想要逃离肮脏世界的天性。

有一句歌词写得很好,“月光色,女子香”,lsp花钱月光不需要理由,谢谢🙏

Q3.您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的耳返好像出了故障,抱歉没听清,那么我们进行下个问题,专业歌手或明星,自身素质过硬,演唱的作品脍炙人口,听他们唱歌是享受,而偶像舞跳不齐,唱歌还跑调,毫无艺术性,这您应该承认吧?

A3.这个世界可以没有偶像,但一定会有明星,您说的很对,当初AKB初创的时候,也是以进入艺能界的跳板作为宣传,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同样也没有免于代价的奇迹,所谓知名度本身已经凌驾于艺术,就像很多拍卖行的所谓名画,那些花几百万拍下的买家,其实并不在乎画的真假,而是享受花钱所带来的快感,或者有行贿洗钱之类的目的,这也是明星面临的问题,娱乐产业本质就是讲好自己的故事,为了维护知名度,故事只能越讲越离谱,任何缺点都被掩盖,最后明星本人成了资本狂欢的一个标点符号,完全失去自我。所谓艺术,即为多元,现在恰好是最好的时代。

Q4.饭偶像给您带来的乐趣是什么呢?

A4.主要乐趣来源于偶像以及粉丝之间互相的交流,偶像或许是笑容最多的职业,笑颜第一,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笑颜更能给人温暖的东西了,人的心理其实很神奇,就像佛洛依德认为,人类的所有行为都是由内在的不理智欲望所驱动,如果认为自己绝对理性,往往是因为你对自己认识的不够深刻。饭偶像也类似看小说与电影,人生意义在于经历,而偶像和小说、电影等也是难得的情感体验,拓宽人生的宽度总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有的时候,偶像真的和它的原本含义一样,只是用石头或者木头雕刻的没有五官的塑像,只是给我们提供了将自己内心的审美与追求映射到塑像上的机会而已,但这就足够了,相信每个人都渴望表达,只是被社会所压抑而已。

Q5.高速收费站的窗口人员,规定也必须微笑,有监控录像为证,这不完爆偶像吗?

A5.是的,您真的很会举例子,窗口人员和偶像真的有重叠的部分,因为它们都属于服务业,而笑颜则是服务业最简单同时也是最困难的技术,在我国,有个非常负面的词汇叫做“伺候”,很多人把它和“服务”搞混了,服务业成了伺候业,但这其实是民族性格所造就的误解,因为中华文明属于轴心文明,每个人心里都有很强的内在合法性,不需要外人认同,很善于自我暗示,这就解释了历史上很多土匪流氓,只要给他们机会,也可以名正言顺的觉得自己本就应该贵为天子,谁也不想为别人服务,认为这是一种耻辱。而非轴心文明,比如日本,缺少内在合法性的来源,更多的需要靠外界的反馈来获得合法性与安全感,服务在日本文化中,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救赎,是彰显存在意义的手段,我服务你,其实和你无关,有时候我们感觉日本人冷漠,是因为日本人恐惧被别人拒绝,这样就切断了合法性来源,而冷漠恰恰是为了不给别人拒绝自己的机会,而主动保持距离,一旦两人建立了信赖关系,则是非常稳固的,因为背叛对两方都会造成伤害,所以很多艺人明明家暴,也不敢离婚。

说了这么多背景知识,话题还要回到窗口服务人员和偶像,在我国,伺候是恩赐,在日本服务是救赎,所以或许只有日本人才能真正“做好”服务业吧。窗口人员和偶像虽然都是笑颜,但其内在驱动却完全不同,洋务运动之所以失败,也是因为大清国学会了列强的“笑颜”却在内心里拒绝接受“服务”的理念。

Q6.您的观点真的很有趣,您着急离开吗?可否多问您几个问题?您说过“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那请问饭偶像的恐惧,或者说代价是什么?您认为值得吗?

A6.这个问题问的太好了,饭偶像有时候就像您现在的心情,希望公交车慢些来,想要多问我几个问题,但您其实控制不了公交司机,更没有力量让时间慢下来,谁也不知道公交什么时候会来,当您开始采访的一刻,就注定了会有结束的时刻,饭偶像真的也是这样,那些想要让自己的偶像接受自己的想法的人,只会把饭偶像变成越来越痛苦的事情,就像祈求公交车永远不要来一样荒唐,反倒是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一期一会或许是最好的选择。您选择在车站进行采访,因为车站汇集了各种各样的人,会使您的采访更精彩,就好比我选择饭偶像,会获得更多快乐一样,但代价就是您的采访时间有限,即使遇到再特别的采访对象,车到站了您的采访对象就会上车离开,要问为什么,其实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您选择在车站进行采访,重要的是现在获得了什么,而不是将会获得什么。

Q7.人类总是善于用垄断制造权威,而权威就产生了认识上的从众惯性,我收回之前对偶像傲慢的主观看法,向您道歉,还想请问您一下,偶像的边界在哪里?或者说偶像的范围都包括哪些呢?

A7.いやいやいや、您太客气了,其实饭偶像更像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万物皆可饭,具体来说,所谓“饭”是一种渴望对喜欢的事物进行持续系统了解的冲动,不仅仅是男团、女团,甚至AV女優、电车、火车、兵器、历史等等都可以饭,没有绝对的边界,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饭,只要你觉得值得,用AKB的一首歌来说就是 无国界的时代。

Q8.您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我可以给您报销打车的费用,这样就可以增加采访时间了,甚至我可以包下您的一整天时间,理论上说只要钱足够就不是问题,您说对吧?

A8.没错,如果一个人不允许其他人揭穿自己的无知与错误,那这个人的观点真的就近乎于荒唐,饭偶像因而人异,我说的也只是自己的心得体会而已,话说,真的是有偿采访吗?我可以等下一趟车再坐,您能感兴趣我的胡言乱语真是太感谢了,不着急,咱们慢慢聊

QF.(转向摄像机)好的,我们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

(传来公交车进站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