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秽色情在我们的观念中已经成了一个下意识的固定搭配,我们有必要拒绝淫秽,但色情无罪,在小说1984中,独裁政府为了“释放”底层民众的压力和让他们沉迷于幻想与快感从而放弃反抗与批判,官方制造了大量淫秽黄色产品,供底层劳动人民“消费”,而黄赌毒也相伴相生,毁人不倦,但这与色情是完全不同的,枪炮可以杀人,但也能自卫,甚至往往英雄手中握着的是那把杀人最多的利器,中国人喜欢二元论,非黑即白,但是真实的世界往往是既白又黑,二者同为一体,不同的是利用的角度,正如这世间本就没有正义,有的只是我们每个人所认同的“正确”,这种黑白一体的矛盾伴随着人类社会一同”进步“,宗教的产生或许就是为了寻找审视这混沌的最佳视角。

不可否认,大多数人提起色情相关话题都会下意识的回避,所谓不宜公开讨论,是因为敏感,不仅是色情,自己的银行卡余额也一样,所以不宜公开讨论的敏感领域并不代表“见光死”的灰色地带,而是因为它切中人性最脆弱与原始的领域。一个要面子的社会,最怕的就是真实与透明,但恰恰生命本身就不是那么体面的构造,从原生生物到动物界,再到人类社会,要想生存,自私与贪婪或许是神选的天性,而人类之所以能脱颖而出,正是因为把这两点发挥到了极致。

所以,我们说色情无罪只不过是最坦诚的面对这个世界实际的样子,不管是马可波罗的游记,还是伊本白图泰的记录,让他们的故事被人津津乐道的,有很大的成分是其中对东方财富的描述,以及远方女性身体的诱惑,在达伽马穿越好望角的伟大故事中,不会记述远航船队里设有充满女性,专供船长们满足欲望的房间,因为这肯定”不宜公开讨论“,但它确实存在,就像古希腊神庙的祭祀不想让信徒知道”神迹“背后的机关一样。

不管承认与否,妓院是最古老的社会机构之一,就算在当今社会,被最多人观看的影视作品种类之一,也一定是成人制品。

反倒是禁忌与回避,让色情更容易堕落,就拿日本AV产业来说,几乎所有女优最开始进入AV界就是因为钱,而且确实相当赚钱,AV女优每一部作品平均报酬相当于1-10万人民币,除了拍AV,有时候还从事风俗产业。完全可以算高薪职业,甚至很多偶像、明星的收入都远远比不上像以 明日花 为代表的顶级AV女优,日本的色情产业也是在不断摸索中变革,从色情杂志,再到色情录像带,早期的AV从业者多数仅仅为了钱,也只停留于金钱,因为从业人员鱼龙混在,很多黑社会、吸毒人员都以色情产业为生,导致行业经常走在违法的悬崖边,也埋没了很多优秀的AV女优,比如 早乙女ルイ,她所处的时代的AV产业只是以金钱至上,但结局往往让人叹息。
标签

早乙女ルイ

近几年,随着网络媒体的发达,以及娱乐的细分,AV产业也走向了娱乐标准化的年代,也开始了偶像化,见面会、握手会、合影会,因为粉丝数量的激增,事务所也越来越专业化,甚至对于某些知名的AV女优,事务所会拿偶像的标准要求她们,也因为收入的增长,优秀的女优可以完全脱离风俗产业,比如三上悠亚、橋本ありな 等,甚至几个月拍一部AV即可衣食无忧,如果能认真规划,在30岁之前可以达到财务自由,当然,成为知名女优是非常困难的,大多数AV女优的出路是改行,或转投风俗业,就算在知名女优中,考虑到AV女优的平均受教育程度,能善于理财与经营的还是少之又少,而且就算在日本,家长也绝对不会接受自己的女儿去从事AV产业。

橋本ありな

你会问,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么“变态”的人吗?回答是当然有,而且你自己也不能断定自己是否会被归入变态的范畴,当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年轻的妹子会去拍AV,会去风俗产业时,不妨想一下在中国,为什么会有地下性交易场所,甚至“海天盛筵”这种高端性交易活动,以及各种线上违法直播平台?当你饿三天之后,就能感受到相比道德,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当然AV产业只是色情产业的一部分,其中还包含写真偶像等.

有些我们奉为圭臬的道德标准在真相面前是如此的粗鲁与荒唐,我们认为色情产业是肮脏的,是淫秽的,不能与明星、偶像相提并论,但谁知道有哪些明星是通过性交易而获得资源的呢?总之,娱乐业最忌讳的就是洁癖,不管是AV女优还是偶像、明星,重要的是她在聚光灯下与摄像机前的表现是否让你觉得值得掏钱。

有人说”正视“就是审判,就是结果,就是薛定谔的猫的观测者,其实正好相反,我们今天已经把色情作为淫秽来过度”观测“了,就连性教育也遮遮掩掩,但这只是表面而已,暗中的所谓违法”性交易“却是家喻户晓,屡禁不止,我们要做的只是制定规则,静观其变,把薛定谔的盒子盖上,猫则有了永生的希望,对于色情产业合法化是历史的必然,而把色情与淫秽相分离,实际难度不亚于把这世界的黑与白完全分开,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能做的就是立法规范,正视色情,享受色情作为娱乐一份子的自由,违法一定会存在,但正如监狱的存在让这世界更安全,没有一种决策是符合洁癖者的要求的,这个选择即是我认为的”正确“。

标签

猫之困惑

因为阶级不可消除,所以禁忌才是最管用的良药,陷入思考只会背叛,只有蒙上眼睛,或许才能得到救赎,何为救赎?即是心灵上的满足,在鸦片战争之前的中国,底层人民用鸦片来获得劳作一生也很难得到的”快感“,但官僚阶级也同样滥用鸦片,甚至很多皇帝为了追求长生不死不惜冒着中毒的风险服用所谓”丹药“,所以就算衣食无忧的上层社会也一样被束缚,有禁忌,随着宗教的演变与技术的进步,人类的精神世界看似越来越容易得到满足,但同时面对的挑战与焦虑却也与时俱进。

”快感“并不能带来救赎,但真正的”救赎“一定伴随着快感,色情只是禁忌的一种,真正可贵的是我们能拥有重新审视禁忌世界的勇气与善良。